• 浮游于 > 2011-11-29 > 19:38:00

    小情歌

         人一幸福多了,就忘记了到底要记录些什么了,最近被满满的爱包围着,不知道该感谢,还是该担心,还是就这样默默的感受着被呵护,我不喜欢吃甜食,但是,浓郁甜香的榴莲我却无法抗拒。可能到了该转变的时候了,现在就特别想改变一切,尤其是生活的状态,有种重新开始新生活的冲动,也许是周围转变的人太多了吧,我该变变了。

         姐姐的小诊所也顺利的开起来了,表姐们也都陆陆续续的嫁了,我身边也有了个他来陪伴,虽然有距离,但我并不觉得是种障碍,反而,我想一个个人生活一段时间,可能我太想一个人安静的待着了,不是排斥,也不是逃避,我只想一生中有那么一段时间,我可以一个人生活一下,我是一个特别不怕孤独的人,反而有点享受孤独,偶尔见见朋友,聊聊天,其余时间就自己安排,会不会觉得这样是算强大了呢?

        by the way,我终于要当小表姨妈了....明年的五一应该就差不多了吧,哈哈哈 !! 

  • 浮游于 > 2011-04-02 > 15:31:00

    倒腾旧货

    在快要发霉的一卷死沉的纸中,翻出来以前的画,虽然都是一些习作,有的还根本就没画完的架势,但也是我仅存的“真迹”了,画的还算过得去的都被那时的头脑一热的自己献给老师,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悔恨的眼泪~~

    浙大,赫哥哥宿舍里的哥哥们,还记得吗~~

    蓝蓝的大瓶子,紫紫的大花布,黄黄的小苹果....

    最后来张集体照吧~~

  • 浮游于 > 2011-03-20 > 00:05:00

    近来

         顶着疲惫的各种器官,还是想写点东西,就当是碎碎念吧,忙活的一周过去了,累,但并没有感觉自己充实了多少,下一周又有新的事情去忙活,要准备的画具和颜料还没有搞定,东子大叔的绘本文字还没有修改好,姐姐那边的事情也挺让人头疼的,爸爸过些日子还要过来做穿刺手术,这学期的课又多的让人抓狂,我真想拔几根毫毛变几个分身,一切都得慢慢来,下周争取把画具买回来,四月之前怎么也得把准备工作做好,好在五月之前把表姐的结婚礼物画完,课程,论文,讲课,homework.omg~~

         为什么我亲爱的人都不在身边,难道我将孤独终老么,呵~~

         这几天每天都在玩同一个游戏,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挖掘什么,就跟卓别林一样,熟练的点着鼠标,机械的玩着熟悉的游戏。盗梦空间,看了好几次都没看完,也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坚持的看完它。

        好了,去睡觉了~~晚安~~

  • 浮游于 > 2011-03-05 > 21:16:00

    你来,你走

    你来,我信你不会走;你走,我当你没来过。这样饱和的情绪也只能说说而已…你来,我担心你会不会走;你走,我很难当你没来过。用颜色来表示,应该就是高级灰吧…

  • 浮游于 > 2011-02-16 > 14:26:00

    我可以不写标题么

         到底是感冒了,还是感冒了呢,我好过没有啊?貌似一直都是感冒状态的,脸上的惨不忍睹我已经慢慢习惯了,每天的喷嚏跟三餐一样正常,也许你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吧,好吧,我是比较逆来顺受的类型,容忍度还是十分的强大的,目前就希望赶紧开学吧,在家待得要发霉了,为什么这个假期如此之漫长,这种说辞估计会被看到的人丢砖头过来吧,砸砸我也好,我现在很不清醒,砸清醒了我还得谢谢大伙,俩字儿形容我,贱得~~~~

          情人节依然冷清,我貌似压根就没过过这个节,更别提玫瑰和巧克力了,即便曾经在这个节日送过巧克力,对象也是女的~~我啥时候才能把第一次给解决咯,倒不是说这个节日有多么的重要,在我看来没什么不一样,但是在看到街上一对对的手捧鲜花攒看来攒去的,心里多少有点咒怨的情绪,咒骂自己干嘛要这天出来溜达。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认为我会收到不少玫瑰花呢,臆想的有点离谱了吧,我就那么有水性杨花的潜质么,我谢谢大伙了,小女子很保守的。。。

         天气渐渐暖和起来了,衣服也开始逐渐的做减法了,真的要运动了,这每天不是这疼就那疼的,小老太太一枚。。。赶紧到三月吧,我不想我那健身卡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被我浪费掉了,罪过~~~!

  • 浮游于 > 2011-02-13 > 12:52:00

    等待

    所有的等待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那人懂也好,不了也罢,都与他无关,是跟自己的契约而已,日子到了就该放了,磨灭了就释然了…

  • 浮游于 > 2010-12-26 > 20:32:00

    碎碎念

         放眼望去,到处都是空虚的壳子,人影攒动,人们哪来的热情去奔走着,也许在这个浮夸的社会里,是我的眼睛太模糊了,是我不嫌墨迹的絮叨没完,那些所谓的浪漫和小情调,像流星一样,划过就忘记了,谁还会记得,曾经一闪而过的光点,waiting for you love me,哪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挥霍,哪有那么多的感情去撕扯,大家都为了所谓的幸福一路小跑加的士,还伴随着不停的鸣笛和超车,这样就可以了么,没有永恒的爱与恨,那岂不是很可悲,当我们势不可挡的去追寻这些瞬间闪耀的华丽,也许只是欲望小小的膨胀罢了,一直想办法跳出这个圈子,我想我是可以做到的,牵挂依然会有,思念也并然会存在,只是能坦然和真诚的面对了,更加的信任,我是如此的善良,呵。

        包容是一种美德,我喜欢秦奋这个角色,更喜欢葛优演绎这个角色,因为他让我分不开这两个人,真的能与角色融在一起的演员并不多,我喜欢去爱这样的男人,这会让我很享受,会感受得到爱的价值。相比较安以轩和姚晨,我实在想不出这两个女子在里面是干嘛的,多余得有点可笑,她俩把我从电影里拉回了现实,让我清楚的知道,自己是来消费的。by the way,孙红雷的胡子还是很性感的~~!

     

  • 浮游于 > 2010-05-23 > 18:35:28

    婚礼

          每次参加婚礼,我都会默默的问自己,你想要怎样的婚礼呢,每次都幻想着柔光散射下,一袭白纱美美的牵着爱人的手,云云......可,除了看完汤池印象的作品我有点动容之后,便觉得婚礼除了收收彩礼基本没有一点意义,幸福的一对身影在酒杯间频频微笑,在众亲友或者像我这种压根儿就一点关系都没有的混场子的一派之人的歘歘下,被司仪牵着鼻子在场地玩弄一番,其实来观礼的大多数人都是走过场,希望典礼和形式上的爱情宣言,这个讲话,那个祝福之类的过场节目早些结束,然后大吃特吃一番,就像这辈子再也吃不到(美味)一样,喝点喜酒,狼吞虎咽一番,拍拍屁股就可以闪了,当再一次看到残羹冷炙所剩无几的各个空寂桌台,我千遍的对自己说,我不要这样的婚礼,但我心里清楚,这样的情境是每个婚礼都会有的,好吧,我不要婚礼了,就两个人,带着父母,出国玩一遭,开开心心的,蜜月婚礼全汇了,岂不悠哉,快哉,不用在众人面前表演两人有多么的幸福和甜蜜,回家跟妈妈说了自己的想法,虽然一直觉得她老人家是很封建的人,但于她的职业和性格,我俩产生了共鸣,她也讨厌那样的所谓热闹,毕竟我不是男儿身,如果我换个性别么,她可能就不这么想了,赞同归赞同,不过,她最后还是一针扎破了我膨胀的气球,现在连男朋友都没呢你,跟婚礼凑什么热闹啊你......好吧

          其实今天参加的不知道谁的婚礼,最让我觉得难得的是,司仪是我见过最好的,毕竟人家是电视台的主持人,就是跟别的江湖司仪不一样,简直就是本科生和文盲的区别,有着电视台主持人惯有的磁性声音,再来点爱情诗朗诵,配点悠扬的音乐,美得像幅画一样(就是新郎新娘有点煞风景),不是我有意戳伤,今天悟到点东西,就是无论多么矬的婚礼,多么矬的司仪,加上多么矬的新人,在那个当下的情景下,都是幸福的小分子飘荡的地方,羞涩也好,甜蜜也罢,总归是幸福的,看到新郎拥抱新娘的那一刻,真的挺感动的,那新郎看样子有点激动,紧紧的抱住新娘左晃右晃的,有点好笑却是真情流露,看得我眼泪汪汪的,四下瞅瞅,爷爷的,就婆婆在那抹眼泪呢~~~~我真是,丢人了.....

  • 浮游于 > 2010-05-14 > 19:16:34

    记性

         记性是个奇怪的东西,当觉得永远不会忘记的时候,某天的一刻,却早已淡忘,当觉得肯定会遗忘的东西,却在许久之后清晰的浮现。




Copyright © 唐小鱼の玻璃瓶 All Rights Reserved.
Skin by shuazii〖繁體中文〗